研读宗白华先生的《论<世说新语>和晋人之美》的心得

前言

深夜读来,品到了一种迷人的悲观美,道法自然诚然是最高境界的美。
就像此时夜里抬头,望见星星和大气的透视,
甚至更具像来说,类似于:一直想去看的南天极的星,抑或是一直想登上的梅里雪山。

人格美—人物的品藻

论魏晋时期的艺术思想,相比于汉代之质朴,唯儒独尊;唐代之成熟,支配于教,不禁联想到西欧的“文艺复兴”。
富有矛盾和悲剧的时期使艺术创作的精神得到了勃发。

《尤悔》有云:“陆平原河桥败,为卢志所谗,被诛。临刑叹曰:’欲闻华亭鹤唳,可复得乎!’”

寄生命之于山水,泯生死大限,实非常人能及。
然,相比于陆机之谈玄,嵇康则更为人动容

“顾视日影,索琴弹之”

《广陵散》无人传承,就此成绝响…回声久不绝,“越名教而任自然”的遗响也至今宛在。
以上为晋人之于生死,而晋人之“清”则是审美特征的体现。

《容止》篇云:”魏明帝使后弟毛曾与夏侯玄并坐,时人谓蒹葭倚玉树。”又云:”时人目王右君:飘如游云,矫若惊龙。”

蒹葭的意象是那种凄清的美,好像绵软的雪飘落在眼睫;飘若游云则有闲雅飘逸之仪态。
魏晋的美实然去性别化,却也是美学独立的表现,也代表了中国美学的真正开始。

自然美—论魏晋玄谈

宗白华先生所言:”魏晋人以狂狷来反抗这乡愿的社会,反抗这桎梏性灵的礼教和士大夫阶层的庸俗,向自己的真性情、真血性里发掘出人生的的真意义、真道德。”不惧封建礼教,率性而为,这样的洒脱,快哉快哉!

魏晋哲学完成了一个丰富的审美主体的哲学建构,并由此展现了一个无限广阔的审美世界的可能性。
魏晋哲学的核心问题,是人如何可能自然生活。追求自然的人生观,在魏晋人的理想中就是率性。魏晋风度就是这种人生的一种概括和写照。

魏晋哲学的代表形态是玄学。
一方面:嵇康所云“心物为二”的观点,承认自然的独立性及其价值,是对汉代以来董仲舒天人感应论的最深刻和最彻底的批判。
另一反面来看:对自然独立存在的认识,是独立于任何宗教神秘主义和传统观念之外的经验知识和理性。

道礼美—无所为而为

《世说》中有”伤逝第十七”

这是一个特别的可谓对生命的描写,特地摘出。
他们通过自欺而自救。
他们生不逢时,不想宫阙成土,人性沉沦,然而无能为力。读来让人心疼,酒杯“乒乒”碰在一起,掩盖了眼泪落地的声音。

结语

我读不懂深刻的哲学,甚至不敢于说有关王羲之父子的字,顾恺之的画,戴逵的雕塑,嵇康的琴曲…
网上有人问:如何在当代活出魏晋人的样子?
我觉得酸酸的,却又想笑。我觉得人总有一方心胸是最自然的,给人以温热,对世界也让世界温柔相待
仅仅那种自然的追求,文字的自觉,已经让我忘掉生活中区区惹人心烦的事。
夜深,人静,生活的大局观与自然仅仅联系,我却因读到这里时而苦闷时而豁达。
谨以总结大一下对艺术哲学的一点感触。
有星在夜里的陪伴,抬头是那同一片星空,跨越时空,温柔了优秀的哲人,也温柔了我们。

仰望星空,浩瀚星场,吾所从来,吾之将往。
吾生所幸,在能思想,呼朋引伴,造化同赏。

以上是我大一一年对艺术的浅薄理解。

-------------本文结束感谢您的阅读-------------